女儿在电话亭看书、做作业也受了不少苦

2017-01-30 07:22

每天15时50分放学后,母亲李代兰都会将陈晓华接到中山东路,陈富康则从不远处搬来一张破旧皮椅和一个沙发坐垫,放进电话亭。这两样家具都是我捡来的,椅子当书桌,沙发坐垫当凳子。陈富康说,女儿每天做作业少则一个多小时,多则两三个小时。冬天黑得早,经常要借着灯光写作业,还好路灯下午五点半就亮了。在陈富康的记忆里,女儿在电话亭看书、做作业也受了不少苦。特别是夏天,天气热,蚊子有多,她经常是汗流浃背,手上和腿上被蚊子叮得到处是疤。

昨日,成都商报记者联系上陈晓华父亲陈富康,其证实女儿自小学一年级起便将路边电话亭等当书房,至今已有4年多。在我老家,只有读书才有出路。但我们下班很晚,不放心让女儿一个人在家,所以只能让她每天在电话亭内做作业。陈富康夫妻俩坚信读书改变命运,因为大儿子靠读书有了出息。大儿子在老家读书,后来上了重点高中、医科大学,如今在康定当医生。

最近被各种媒体铺天盖地报道后,关注的人很多。好心人路过这里,悄悄塞给晓华5元、10元。这让陈富康很难堪,觉得没有面子,他让女儿不要收好心人的钱。做人要有骨气和志气,人穷志不短。再说,我们也不怎么穷啊,这样很不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