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口清甜

2017-02-03 07:22

水井边的世俗生活

这一带,老街的楼房已被拆得七零八落,老店铺的广告牌也被丢弃,与那些建筑废墟一道,等待着被运走的命运。住在街上的李大爷说,从他有记忆以来,就口井便一直在这里,周边的百来户居民吃的、用的,都是这里的井水。以前,这里的清晨是最忙碌的,街坊邻居们端着大盆、拎着小桶,来到井边淘米、洗菜、洗衣服。

随着自来水的普及,如今,水井已经渐渐淡出了我们的生活。但对于上了点年纪的人来说,水井是生命的源泉,是故乡的情结,深深镌刻在记忆深处。伴随着岁月的积淀,井的文化意义远远超越了功能意义,成为一种因情景不同而意义不同的符号。

此外,遗址公园内的关雎井也是远近闻名。涂万作在《烟雨淹城》中写到:关雎井边,执子之手;外城河畔,与子白头。说的便是这关雎井。而这些古老的水井,以它的甘甜哺育着一代又一代的武进人民,是江南市井文明的重要标记与历史见证。

在前黄镇蒋排村的村民蒋兆平家中,他正在用铅制的吊桶打水,以前没有冰箱,吊一桶井水冰个西瓜,或者索性把西瓜用网袋兜着放进井水中,午休过后,把西瓜从井里拽出来,那种感觉,比冰镇还要过瘾,岂是一个爽字可以形容的啊。

井的水量很大,而且很清澈。刘阿姨每天都会到井边洗菜,她说,不管是老住户还是新市民,每天都有很多人来井边,用掉大量井水,但这井水像取之不尽一样,总会恢复到原来的水位。

最是井边记忆深

早上刚过7点,在湖塘桥北街的水井旁,几位妇女叽叽喳喳的说笑声打破了整个街道的宁静时光。她们熟练地将井水提上来,并在井旁整齐堆砌的水泥石上洗着衣服,彼此间还说着些最新发生的家长里短。

80后的蒋勤真告诉记者,井在她的心中是无可替代的回忆。关于打井水的技巧,那是还未上学前就要学习的事了。刚开始不会打水,铅桶老扎不进水,只在水面上跳来跳去,搅浑了井水,须过片刻才能澄清,招来了父母的不少骂。蒋勤真笑说。

与横山桥相邻的郑陆焦溪村,东倚鹤山,北枕舜过山,南望芳茂山,舜河依山流过。舜山顶上有一座南禅寺,寺中有一口4000多年历史的古井,非常罕见。

龙母井的由来有个传说。相传宋朝的时候,观前村一位小姐误食仙桃孕二龙,被谴为不贞,含愤投龙母井而死,胎化二龙自白龙观的龙井而出,这口井与龙母井相通,为子母井。而龙井边的无数石眼,也被认为是她的眼泪滴成。如今,许多游客都将井水提上来直饮,入口清甜。

一口井见证一段历史

龙母井在宋朝时就已经存在,距今已有1000多年,仍在使用。大林寺方丈达胜说:井水的水质很好,喝起来甜甜的,这也是大林寺的一个宝。

常州市地名文化委员会会长孙晓峰介绍,能在舜山几十米的高处见水,是舜井最奇特的地方。四千年风云变幻,南禅寺几经破坏,可舜井却没有被掩埋在历史中。至今,南禅寺的僧人还在使用这口井。僧人悟灵告诉记者,舜井常年不干涸,即使在大旱时节,水库缺水、河水断流,舜井依旧水流汩汩,造福百姓。

编辑 文雨

横山桥白龙观中的龙井

农村上,家家户户几乎都有一口井,井水冬暖夏凉,伴随着村里人家的朝夕烟火。三伏天,外边烈日炎炎,干完农活浑身是汗,喝上一口井水,无比的惬意和清凉。

记者 蒋雯

在中国的传统观念中,井是故乡的羁绊,成语背井离乡深刻体现了井的意义。过去,一个村子至少有一口水井,村民世世代代围着它生活。如今,常武地区还留存着上百口历史悠久的古井,有些至今还在使用。

而更惬意的要数夏日的傍晚,吃完晚饭在井边聊天乘凉。妇女们将竹席浇上井水,用布擦拭,夜晚睡觉时那种清凉舒爽沁人心脾。直到现在,蒋兆平回想起来都觉得很是惬意。冬天的早晨,大家也都会来到井边,井水是温暖的,洗把脸就清醒了,再分头赶去上学、上班。

位于横山桥镇横山西麓南坡黄猫岭之西的大林寺内有一宝,就是龙母井。这里的人们把它称之为神奇井,经过千年的风化,井口的石块已经坑坑洼洼,井壁上却是一片生机勃勃,长着青苔和青草。

小时侯喝着井水,围在井边戏耍,很多70后、80后的成长经历里,都抹不去这样的回忆。至今回想起来,那甘甜的味道都充满着整个儿时的记忆,挡也挡不住。

虽然已经过去了好几十年,但井水依旧保持清澈。街上的老人说,自从20多年前,自来水引进各家各户后,喝井水的人就越来越少了。刚开始还喝不惯,但大家都说自来水不仅卫生,而且还很方便,井水也就喝得少了。阿姨说,以前家家户户排队到水井打水的场景已经一去不复返,村民们渐渐习惯和接受了有自来水的生活。但这口老水井,仍然受到大家的喜爱。周边住户几乎每家每户都备有水桶,用井水洗衣、洗菜的习惯也沿用至今。来来往往,七上八下的打水桶,繁华热闹的浇灌让井壁上的青苔长得又密又好,更好地滤出干净清甜的水。

在淹城古城内,也有两口古老的井,一口是关雎井,另一口非常有特色的古井便是竹木井。走至内河边,经过满池荷叶,再走不多远,子河环绕着小小的子城奄君殿故址,一眼竹木井映入眼帘。井的四周用竹子包围起来,仍然可以见到清澈的井水。淹城遗址公园工作人员介绍,木头可以防塌,竹子可以起到过滤作用,3000年前能够制造出这样的井,是非常神奇,也是绝无仅有的。

后来又出现了洋井,轻轻一压井把,洋井汲水时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,水就从井嘴里哗哗地流淌出来。蒋勤真说:趁着大人们不在家的间隙,我和弟弟便争抢着压水,高兴极了,以致于鞋都弄湿了也不在乎。